沈丘县 凤凰县 彰武县 扬州市 莱阳市 阿坝 淳安县 泰安市 依安县 治多县 兴文县 吴旗县 新丰县 四子王旗 青川县 德安县
加载中…

加载中...

正文 字体大小:

我是姜子牙【2】

(2019-08-23 19:49:17)
标签:

文化

股票

“最近股市不太灵光,大盘已经连着跌了两周,上证指数也从最高的3300点跌到了今天的3018点,姜老师,市场有许多技术分析派的专家都在传言,这个盘还得继续下跌到2600点,你觉得呢?”

 

牛大的这番话带有考验与试探的味道,姜老师岂能听不出来?他喝了口啤酒,笑着说:“最近两周来股市的确不灵光,大盘走势蛮弱的,一口气已经跌了200多点,看这势头,短线是还有往下探底的可能,可是要说就此一路跌到2600点,这个嘛!我个人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。”

 

“是吗?姜老师认为大盘再跌有限?”牛大问。

 

姜老师点了下头说:“其实,要依我个人的看法,股市跌到这,差不多是到头了,3000点整数关卡,应该可以守得住。接下来我看会有反弹行情。”

 

“是吗?如果能这样那就太好了,不过,姜老师恕我说句不客气的话,我们公司是专门搞私募基金的,我们平时和许多股市名家也都有联系,就是我们公司内,也有许多专业的分析高手,对于最近的行情,大家普遍性的都不看好后势,而你却认为股市会在3000点这里止跌,请问你是有什么理论基础吗?是依照什么道理来判断的呢?”

 

“这个嘛!你刚刚说,目前股市有许多技术分析派的专家预测上证指数还会走跌至2600点,说实在的,我也是依照技术线型分析的。但我的分析却是3000点可以止跌回升。牛总,你听我这么说可能会很纳闷,为什么同样是技术分析,结论差异却很大,是吗?”

 

“没错,是这样的。既然都是依照技术分析的理论来解读,怎么你的解读结果就和别人的不同?”

 

“这个嘛!”姜老师又喝了一大口啤水说:“牛总,你算过命吗?”

 

“嗯,算过,两年前我遇见一位玄学高人,朋友介绍的,这位高人对紫微斗数相当有研究,根据他帮我排的命盘,他说我这些年走老运,着实要发点财呢!”牛大的尾音,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得意。

 

“恭喜你,可是,你知道吗?同样的一个命盘,不同的老师解读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。”姜老师说

 

“你是说,同样的命盘,由不同的老师来解盘,会产生不同的结论?”牛大的语气中,明显的带着不以为然的味道。

 

“是的,这情形就跟股票一样,每天收盘后,许多的分析师就开始推算明日的可能走势。你也知道的,不也都是看多看空的人都有!甚至,看多者可以举出无数个上涨的理由,看空者也可振振有词的说的天花乱坠,猛一听,那真是多空双方都有道理,可是,问题来了,我们都知道,真正的结果只有一个,那么,到底谁对谁错呢?”

 

牛大想了一下,摇摇头说:“谁也没对,睡也没错,这种事永远没个答案。”

 

“是呀,没个正确的答案。”姜老师接着说:“我就曾经听人说过,要想准确的预测股票的走势,就仿佛用弹珠想弹中一只在逃窜的老鼠。来,我们为这一只老鼠干一杯吧!”

 

牛大举起杯配合的抿了一口。不过,神态却很索然。

 

看见牛大闷不吭声的模样,姜老师说:“牛总,其实要我说,股票很简单,不是涨就是跌,而股价的涨跌完全系乎于支撑与压力。撑住了跌不下去,接下来那当然就是涨,冲上去冲不破压力点,自然得跌回来,股价的涨涨跌跌,就看支撑与压力两者相互角力的结果。”

 

“姜老师,你这道理是没错,支撑力度大于压力,反弹上去,压力力度大于支撑,股价被压回。问题在于没人事先能准确的预测哪股力道比较大。”牛大反问。

 

姜老师笑笑道:“虽说无法事先预测,难道我们不能根据刚刚发生的事实来做判断吗?”

 

“是可以依据已经发生的走势来判断,问题是这不又回到我们刚才的老问题~一样的走势,不一样的后市解读。”牛大说。

 

“没错,一样的走势,不一样的后市解读。”姜老师说:“在这里,我要强调的是,一般市场分析的着眼点,全都是依照所谓的技术分析理论依样画葫芦,把书本上的理论全部照搬照抄,许多人以为书上所说的理论就是真理、圣经。殊不知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道理。要我看,理论是死的而人才是活的,而股票的涨跌完全是人为所致,既然炒作的是人,那么就要从人性的行为来作为分析的着眼点。”

 

姜老师顿了一下,接着解释道:“所谓的从人性的行为来做分析,这道理就是要从人的角度作为出发点来分析股市,换个说法就是把总体的股市当做一个人来看待。把他当做你的一个朋友去了解他,去揣度他,去思考他!正如那句老话说的,听其言观其行而能知其意。只有这样你才能推算出他的动向举止!”

 

姜老师这番话说下来,牛大是听得似懂非懂,有如云里雾里般的懵懂,想了一下,苦笑地说:“姜老师,你说的我还是不太明白,你能不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再说明一下?”

 

姜老师嗯了一声说:“如果我们将股市比喻成一个人,那么股市的涨跌力道就好比人的能量大小,当一个人精气神都很足的时候,就好比股市在走大多头趋势的时刻,而当一个人精神体力都处于萎靡的时刻也就如股市在走空的时刻。

 

以目前的股市来说吧,连着两周走空,大盘跌了二百多点,许多表现较差的个股已经出现三成的跌幅,换成人的话,这就有如一个人生了一场大病,目前是精神体力都很不振的时候,当然啦,依照生理学来说,生病也有疗愈的时候,问题是到了什么状况下,这人才会慢慢的恢复健康呢?

 

刚才说了,这人病了,如果要想痊愈的话,当然就得先看他的抵抗力足不足?抵抗力足,自然就能转危为安。而这里所说的抵抗力,换成股市的说法,那就是大盘的支撑力道!

 

刚才说了,我个人认为炒股的道理很简单,股价的涨跌不外就是压力与支撑。撑住了,反弹,撑不住,继续往下掉。这次大盘连着跌了两周,上指已经跌到3000点边缘,能否止跌反弹就得看支撑线够不够强。”

 

说到这,姜老师打开手机的股票看盘软件说:“牛总你看,上证指数,3年线此刻的位置是在2989点,这条支撑线是自2013年以来的大底,你应该也知道,2015年的那次股灾,上证指数从5178一口气杀到2638,那次的杀盘力道绝对比最近这次还强大的多,可是在当时,上证指数杀到这条线时被撑住,接着开始反弹。要我来比喻的话,2015那场股灾就如同一场大病,相比而言,最近只是小病。大病都能挺过来,目前这场小病,没理由会挺不住的,因此,我认为大盘跌到这里会止跌反弹,时间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啦!”

 

姜老师一番解说下来,算是明白了,点点头道:“你的话是有点道理,大病都能顶住,小病不可能顶不住的。”

 

姜老师又喝了口啤酒说:“牛总,你喜欢看武侠小说吗?”

姜老师这句话问的有点突然,牛大楞了一下回答说:“喜欢呀!像金庸,古龙的作品,我几乎都看过。”

 

姜老师说:“既然牛总也喜欢看武侠小说,应该对武侠小说的情节不陌生。我就按照小说所写的来聊聊吧。

依我看,讲技术分析的人就好比武侠小说里面的习武之人,你知道的,武侠小说中的门派很多,少林武当峨眉崆峒…等等,各门各派门所习的武术不同,招数也就不同。这情形,如果换成股票的技术分析而言,那就是所运用的技术指标有所不同,所着眼的技术理论也有不同,以至于得到的结论也有所不同。”

 

“按照你这么说,姜老师,你是说,你这正宗的少林寺比其他的武当派、峨眉派还要高明?”在一旁半天不说话的小花邹,冷不防的射来一根箭,语气中有些质疑也有些嘲讽。

 

听牛大与姜老师说了半天,小花邹心里一直很不以为然。大概是一开始就对姜老师的衣着打扮与外貌有点鄙视吧,看见姜老师比手画脚滔滔不绝的侃侃而谈,小花邹这种平素喜欢干那种损人不利己个性的人,心头可是一万个不爽。哼!说了半天,还不是拐弯抹角的自吹自擂你姜某人的功夫好!要我看,你这姜某人是张飞卖豆腐,嗓门大东西软!

 

听出小花邹话里那股浓浓的酸味,姜老师不在意的回答:“其实我认为,争论后势如何,实在没啥意义,就如武侠小说写的,门派不同武学不同,没所谓谁是天下第一。不过,话说回来,炒股是结果论,谁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!”

 

“让结果来说话这句话没错,炒股嘛!胜者王败者寇,谁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”牛大应了一句。

 

话说到这,场面有所停顿,话题似乎“续”不下去了。就在此时,牛大的手机响了,牛大一看是大上打来的,“不好意思,姜老师,我接个电话。”说完,牛大径自站起身来,走出餐厅去接电话。

 

“牛大,见到姜老师了吗?”

 

“见到了,我们刚才还聊了好一阵子呢。”

 

“哦!你觉得他这人怎么样?”大上问道。

 

“难说,反正也是个老股民,说起道理来是一套又一套的,不过实战的话,可就不知道啦!”牛大的语气明显的有些许的不以为然。

 

“你是说姜老师这人有点名实不符是吗?”

“我倒也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,单只是聊聊,也无法测出他的真本事。”

 

“这倒也是,这样吧,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,牛大,你让他明天开始就到深圳公司去,给他一个300万的账户做做看,我要看他操盘的手法如何?”

 

大上已经发话了,牛大遵命的说:“好的,照办。”

 

走回餐厅内坐下,牛大举起啤酒杯:“姜老师,你刚刚这一解说真让我茅塞顿开,是的,你比喻的好,大病都顶得住小病又算个屁呀!就你的吉言,大盘在此开始反弹。来,我们干一杯。”牛大举起面前的啤酒,和姜老师喝了一杯。

 

牛大放下杯子说:“姜老师,我们公司是做私募为主,最近这一路下跌,基金的效益变得很难看,有些客户嚷嚷着要赎回,我最近蛮头疼的。要不这样,从明天开始,你到公司来上班,除了做做股票的研究分析外,遇见想赎回基金的客户,你给他们解说解说,打打气,你看怎么样?”

 

“要我去上班?”姜老师沉吟了一下:这个牛总说话有些莽撞,只说去上班也不说条件怎样?待遇如何?去了以后是什么职称?这没头没脑地,该怎么回答?

 

姜老师想了一下回答说:“好吧,那我明天就准时到公司报到,该做什么事,届时就看牛总的安排,反正不外乎跟炒股有关,是吗?”

 

“没错没错,我明天就在公司静候姜老师的大驾。另外,我得跟姜老师先说明一下,为什么我没跟你提到职称、待遇….等等条件的问题,实在是,你的事是我们顾总直接交代的,因此,这些事不是我能决定的,我相信顾总会直接找你谈。”

 

“明白,明白。那这事就这么定了!”

 

“事情谈好了我就先告辞,我们明早公司见。”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已投稿到: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